九月微思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5    更新时间:2017-6-20

九月微思录

语文教师  夏海燕

 

秋,伴着开学季轻轻浅浅地走来,感触最大的,莫过于掠过皮肤的寒凉的风。

上班时间是八点,但为了躲过早高峰,所以总是提早出门。即便如此,马路上已经熙来攘往,每个人形色匆匆,奔向自己必须得去或者愿意去的地方。

至于我,单位是星期一到星期五的窝,吃喝拉撒全在这,包括我的喜怒哀乐,都随着校园的花草葳蕤而生,如爬山虎般爬满了我过往的所有年轮。只是,它们可以依附廊柱攀援而上,而为了人母的我却只能独立站成一棵茂盛的大树,学着替丫头替父母遮挡风雨。

高三返下来,没有去本部的高一,反而被临时召唤去了新建的玉山,有些忐忑。因为毕业后一直在这所重点高中任教,教学节奏、教学内容、教学思路早已在十多年的讲台上变成了一种思维定势,而即将面对的小孩们,或顽劣或聪慧,一切不得而知。

我曾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想着他们的可能会出现的状况,第一天果然没让我失望。美术班的孩子第一次默写,只通过了一个,还有一个班的某个孩子告诉我来学校没带笔。我问他:“能想个更好的理由吗,这个借口有点侮辱我的智商”他盯着地面,沉默不说话,我想是不是有很多孩子在面对老师质询的时候已经学会了用沉默去保护自己?

接下去的几天,状况层出不穷:熄灯了不好好睡觉,要么作业交不齐要么交上来胡乱的写上几笔,课堂上总有几个孩子趴着睡觉,或者望着窗外眼神空洞迷离……他们是群自由的孩子,由着自己的性子,长出了各种形状。西瓜滚进了冬瓜地,牵牛花误入了南瓜棚,杂乱而无序。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课堂上茫然而空洞的孩子,有些可怜甚至心疼他们。十多年的时光,因为家庭、学校、自身、社会等诸多原因让某些孩子厌倦书本,讨厌校园,失去了价值感,没有了目标感。而纯粹的说教已经让我们变成了《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令孩子们生厌远离。这个我们,既指老师,也指家长。
是什么,造成了目前的这种困境?

众所周知,精神的颓废和萎靡是无法用外力治愈的。他不要,你硬塞给他,结果他毫发未损,而你却成了怨妇怨夫。“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交的老师”,曾几何时,这句话像真理般镶嵌在很多学校的门口,很多个善良的师者为此付出了健康和生命。其实,治愈个体并让他健康发展是很难的,时间要长,还得在他内心培植会开花的种子且不能中途夭折,有阳光有风雨,一旦长歪得及时扶正,否则后来还得花上更多的时间去修复。个体的善恶程度也是不一样的,有些孩子已经学会了用歪招保护自己:装冷酷、装听话、装可怜、装虚弱……在和父母老师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他们明了对方的弱点,用一招毙命的方式彻底无赖。家长往往缴械投降,理由是只生了一个小孩,物以稀为贵。全然忘了,这个有等于无。

孩子坐在窗内,心生长在野地。课堂上睡眼朦胧,课外精力无限,从不否认,他们未来也会成长为精英,只是过程会更纠结,时间会更久些,他们需要鼓励,而我们需要更有耐心。

换个角度去设想他人,反思我的教学,曾经适用有效的,现在看来还得另寻他径。我开始喜欢他们,徐颖能写出很有味道的文字;王肖虽然是个清秀的女孩却很有正义感;潘泽锋、郭悦做语文课代表,极其负责,就像上一届的王伟和青炎;丁旭斌再也没有趴着睡觉了,眼神开始变得专注,学习也变得认真了;盛佳佳飘逸的字体很漂亮;丁沈坚整天笑眯眯的,朗诵诗歌特有感情;丁厚江帅帅的,每次默写都很棒……

九月,是一个告别浮躁的季节,迎来送往重复场景的过程,是校园里的一场修行。你若来,我便微笑等你;你若想得,我必乐意倾授;你若混混,我便无语心疼。言而总之:希望你好!